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科技 > 互联网+ > 论坛“绊倒”晋江文学城:一位网文作者的轻生引起的连锁反应....

论坛“绊倒”晋江文学城:一位网文作者的轻生引起的连锁反应

时间:2022-07-27 16:08:01 来源:典雅夜后 浏览次数:29 我来说两句(0) 字号: T T

采写/王琳茜

论坛“绊倒”晋江文学城:一位网文作者的轻生引起的连锁反应

网文作者洛拾意没想到自己会成为舆论风暴的中心。7月12日凌晨,她在微博上发布了自己吞褪黑素自杀的消息。

那是她的新文登上晋江文学城“新书千字榜”的第一天,但刚上榜不久,就有人在她新文的评论区“排雷”、刷负分,讨论她四年前写的一篇旧文番外,而新文本该上涨的订阅数和收益因此停滞不前。

洛拾意崩溃了,凌晨1点53分,她离开了家。吞下褪黑素后,她倒在了一处建筑工地外的水坑中,被室友找到送医抢救。

然而这只是风暴的开始,在洛拾意被抢救回来后,该事件在晋江的论坛继续发酵。有论坛用户开始恶言相向,将读者和作者群体推向对立面,舆论一再反转,从“作者被逼自杀”,到“读者的正常权利被侵犯”,再到“作者网暴读者”。

同样处在风暴中心的还有晋江文学网。在几次试图平息舆论而不得后,7月16日,晋江文学网宣布将“碧水江汀”和“读书心得区”两个论坛关闭。

论坛“绊倒”晋江文学城:一位网文作者的轻生引起的连锁反应

自杀

在洛拾意的室友、同为晋江作者的“小猫不爱叫”眼中,洛拾意不像是会自杀的人,她对写网文这件事很坚韧,作品的数据也还算可以,和晋江签了20年的合约,如果没有意外,洛拾意会以全职网文作者的身份一直写下去。

7月12日,是洛拾意的新文第一次上“夹子”——即登上晋江“千字收益榜”的日子,该榜单是晋江作者最重要的榜单之一,每晚零点换榜更新。凌晨1点41分,刚上榜没多久的洛拾意连发几条微博,“这本夹子废了,文也就不会再有成绩了,我也累了,就这样解脱吧。”随后在1点45分左右,她离开了和小猫一起住的家。

彼时,小猫还以为洛拾意是出门给晋江的客服打电话,“也就一分钟的事情,我去了趟厕所,出来人就找不到了。”

她发信息问洛拾意,对方告诉她自己要出去一下。小猫回忆,由于洛拾意的状态听起来没有特别的异常,她也没多想,过了一会儿才隐隐感到不对——为什么要出去打电话?而且时间这么久?

此时,距离两人发信息已过去10分钟,小猫决定出去找人。她俩住在商住楼小区,她绕着楼转了两圈没找到——洛拾意既不接电话,也不回信息。

这时,小猫看到了洛拾意1点48分发的微博:“不过,也不会有以后了。我是全职作者,靠写文挣钱,生活压力那么大,写文那么累,一万字要写十个小时,还要拿四年前的错不停的折磨我。”

她的脑子“嗡”地一声,立刻评论:“你人在哪里?接个电话行不行?”但洛拾意没回复,1点53分,洛拾意开始在微博发短视频,是其吞服两瓶褪黑素的过程,由于没有买水,药片吞咽得十分艰难。

小猫赶紧把隔壁的朋友喊起来帮忙找人,并打了110和120。根据小区保安调取监控录像显示,洛拾意一出小区门口就打车离开,那晚北京在下雨,她甚至连伞都没有拿。

2点15分左右,或许因为意识混乱,洛拾意终于接通了小猫的电话,报了一个大概地点,还发了一张模糊的照片。小猫和朋友赶紧开车去了她所说的地点,救护车、警车也跟了过去,但到了所说的位置,还是不见洛拾意人影,朋友仔细辨认,认出照片里是一片距她所说的位置还有些距离的建筑工地。

几人只好把车停在工地旁,下车分头找。最后,是小猫在马路边一个土坑里找到了洛拾意,她回忆,当时洛拾意倒在水坑里,已经失去了意识,“坑里还有水,她就在那里躺着。”

“排雷”

事件起始于当天零点28分,洛拾意上“夹子”的新文下方出现的第一条负分评论,零点45分左右,这条评论被管理员删除,删除原因是“违规排雷”——即排雷内容非本文相关。凌晨1点左右,她们讨论起这件事,小猫还问洛拾意:“你能码字吗?”小猫建议她再更新一章,把排雷评论压下去。

在晋江,一部作品在入V收费后第四天可以登上“千字收益榜”,俗称上“夹子”,且只能上一天。“通常情况下,如果一篇文的平均订阅只有1000,上夹子流量能涨到7000左右。洛拾意这本上完夹子,这个月收益到一万块是没有什么难度的。”小猫说。

这是洛拾意今年写的第一本小说,上一本小说完结于2021年的5月,已有一年多的时间,通常情况下,普通作者的旧文完结后,收益较连载期会有较大幅下降。小猫告诉记者,洛拾意“很指望这篇文”,在新文开始连载前,她花了近两个月去准备详细大纲。

洛拾意是全职作者,完全靠文吃饭,这意味着,新文的数据格外重要。而上“夹子”这天,在这本新小说的评论区,被“排雷”的却是她四年前在晋江的第一部作品。

第一部作品的正文完成于2018年5月,同年6月1日,洛拾意称,“想给所有人一个圆满的结局”,因此为文章主角写了一篇3万字免费番外。此前,由于主角的人设问题,该文争议不断,而这篇番外引起了部分读者不满,洛拾意记得,“有两个号从半夜12点刷到凌晨,我就一直在刷书评看她们如何骂我……”

小猫也告诉她,“就是你的错,你谁都想讨好,但作者要有自己的立场。”因此,在番外发布两周后,洛拾意发布了道歉微博,表示“觉得受到伤害的读者可以在我的书评区留言要求退款,我会退全款,以及我接受任何批评指责并愿意采纳你们提出的要求。”

但这件事并未随着她的道歉而翻篇,洛拾意在微博中提到,此后四年,不断有读者提起她四年前那本文的“雷点”,在网文圈子里,这种行为叫做“排雷”,防止有新读者不知道作者的黑历史,踩到“雷”。

零点50分,那条本来被管理员删除的、关于洛拾意旧文的排雷评论被重新发布了一遍,陆续有人讨论起这件事来,根据网友“沙糖橘天下第一”提供的截图,当时仅两条排雷内容下,加起来有近50条回复,回复内容开始产生摩擦。

其中有读者发问:“有点看不懂这个排雷,那不是好几年前的文了吗?几年前的文也要在新文下面排雷吗?”

这条评论同样收到了十几条回复,第一条是:“因为有前科怕被刺,所以排个雷也没事呀,她又没辱骂作者。”

“她刚准备码字,结果又有评论,收藏瞬间掉了一百。”小猫说,从后台可以看到,那篇文的首页没有排雷后,数据就起来了,收益也涨了,但新的排雷评论出现后,收益又不涨了。就在洛拾意打算再更新一章时,又掉了收藏量,在榜单上的排名也掉了一位。小猫认为,有人一直盯着评论区。

小猫告诉记者,从始至终,她都没觉得这是一件不得了的事,几个相熟的朋友还商量,实在不行,大家凑一凑,帮这本新文砸霸王票,上“霸王票日榜”。

“霸王票”是晋江对签约作者及作品的一套鼓励系统,读者可以花钱买“霸王票”投给自己喜欢的作者,霸王票的部分收益也是作者收入的一部分。但洛拾意很难凑出砸霸王票的钱——她自己有房贷,父母在农村,父亲还患有脑梗,晋江的霸王票榜一天大概要3000元,她砸不起。

事后小猫回想当时的情形,她认为洛拾意可能就是在这时崩溃的——她觉得这是无解的,旧文排雷如影随形,每一篇上“夹子”的文都会被提起,“可能就是报应吧,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,没想到4年以后旧事重提,我的新文上“夹子”还是要被刷负分,原来一切都没有过去。”洛拾意在微博中写道。

论坛“绊倒”晋江文学城:一位网文作者的轻生引起的连锁反应

质疑

洛拾意自杀,引发了晋江碧水论坛的连夜关注与讨论。2点24分,有用户在洛拾意新文评论区,给一位名为澧水的读者排雷评论回复:“都几年了还追着不放?你不想看有谁逼着你看了吗?作者被逼都在微博自杀了,世界都围着你转?给你写的?有毒!”

澧水认为自己并没有过激用词,但这条评论下的回复越来越多,她对那些辱骂、指责她的评论感到不理解——你们现在这样,和那些过激排雷的人没有区别,如果现在我也自杀,是不是就变成你们网暴了?

此时,讨论主要集中在“读者恶意排雷逼死作者”,不少作者发声反对恶意排雷,而到12日凌晨5点,在碧水江汀论坛中,有读者因为被误指认为当时在洛拾意文下排雷的人,遭到无端指责和言语刺激,发帖称也要割腕自杀。后有人回复已经报警,管理员和她取得了联系,阻止了她的自杀行为。

此时洛拾意的评论区还未关闭,更多的评论涌进来——“把作者一个个逼到这种境地,你满意了吗?”“打着排雷的名义网暴!”“最开始大家对排雷的态度都挺稀松平常的,结果作者自杀后就变成网暴了?”

12日凌晨6点54分,小猫在微博上贴出通话记录和聊天记录,证明洛拾意自杀并非自导自演。13日5点47分,她在微博上发布了整个事件的时间线和图片证据。随后,洛拾意文章的评论区被管理员关闭。

但很快有读者指出,当时洛拾意文章下的评论区排雷评论并未到“人身攻击”“网络暴力”的程度,也并无“有人追着作者持续辱骂四年”的明确证据,质疑洛拾意的声音开始出现。

“上夹子跟渡劫一样。”小猫认为,虽然没有侮辱谩骂的语言,但这些排雷评论确实对新文的数据产生了影响,成了压垮洛拾意的最后一根稻草,“他们选择在这一天搞她,让她没有收益。”

7月13日上午,经过洗胃抢救的洛拾意状态有所缓和,但情绪并不稳定。“一清醒就要手机,不给她就闹,连输液都不让医生输。”小猫说。由于洛拾意抗拒住院,医生建议她先回家休养。

下午四点到家后,精疲力尽的洛拾意很快睡着了。当晚,记者在洛拾意和小猫家中见到两人,洛拾意短暂地醒来过,睁开眼第一件事是摸手机,点开界面,飞快地上下滑动,偶尔停下来急促地打字,再删除。

她又在看评论,论坛里的讨论焦点一再转移,甚至讨论起她四年前丢的那只猫——有人觉得是洛拾意自己不封窗弄丢了猫,这会儿却拿来卖惨。洛拾意忽然激动起来:“我没有!我当时住在农村,农村不封窗,当时我妈64岁了,我在睡觉,一觉醒来猫丢了,我妈是老人家我能和她发火吗?不是我丢的猫,我当时一直找,可猫还是丢了。”

也有人质疑她自杀的真实性,认为她在演戏,说她是“戏精”、表演型人格——“褪黑素大量吃会死人吗?最多是昏迷。”

“我怎么知道吃不死人?我以为它就跟安眠药一样。他们现在都说我装的,我如果知道肯定换一种药。”洛拾意带着哭腔解释。

“他们发了好多帖子在造我谣,我要澄清。”她连续发了5条微博解释,也提到了排雷问题——“说我上夹子那天,只收到了几篇正常排雷,没有过激语言,对啊,一句也没有,只是不停的重发,刷到我评论区最上面让所有人看到而已。”

但她频繁发微博又招来网友质疑自杀的真实性:“不是刚洗完胃吗?怎么还有力气发微博?”“演得真好啊。”那篇新文也遭到了举报,理由为:“更改写作立场,引导读者网暴他人,假装自杀博取同情”。

她被拖入两难中——不发声,就有无数不同角度的帖子来质疑她的自杀动机;发声,则被证实“人很健康,自杀是自导自演”。当晚9点左右,趁小猫睡着时,洛拾意叫外卖买了药和啤酒,但外卖员敲门的声音把小猫吵醒,她拦下了洛拾意的再次自杀。

小猫告诉记者,看清外卖袋里的东西后,她自己也几近崩溃了。她问洛拾意怎么知道用这种东西来自杀的,洛拾意不说,于是她就去翻论坛,很快看到了一则帖子——吃某些药配酒都比吃褪黑素自杀靠谱。

“又是论坛教她的,我是真的绝望。”小猫说。

论坛“绊倒”晋江文学城:一位网文作者的轻生引起的连锁反应

报警

小猫告诉记者,有管理员一直在人工删除或禁言那些挑拨情绪的帖子,但帖子数量太多,人工处理速度较慢,还是不断会有新帖出现。同时,管理员仅封删帖,不回应“洛拾意自杀真实性”,也进一步激化了读者们的不满情绪。

7月13日,晋江出台了排雷新规:“允许作者删除不利于作品的负面评论,允许读者指出作者文案欺诈之类的行为,但禁止内容相关的违规排雷。”部分论坛用户因不满平台排雷新规,以及一些作者的偏激言论,开始发帖反对,要求晋江对进行挑唆、谩骂读者的作者进行处理,但管理员始终未有正面回应,只是禁言、删评、删帖。这些行为被认作是“偏帮作者”,论坛用户们的情绪愈演愈烈。

7月14日,小猫陪同洛拾意前往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三间房派出所报案,“希望能够停止这一切,让最开始抱团排雷的四人向她道歉。”此前,她们与晋江沟通,晋江称将全力配合,只要成功立案,平台将立刻提供四个人的信息。

警察为她们做了笔录,并建议她们联系网警进行后续跟近。回家的路上,两人的精神都振奋了些,“把这个回执发上微博,让警察叔叔来解决问题。”小猫说。

但她们没能如愿。小猫在发布受案回执图片时,配文称“已经立案”,然而实际上警方只是受理案件,能否立案仍需进一步调查取证。这条微博很快被网友指为“心虚”,有人在评论区挑衅:“能立案不?受案回执有个x用?还是说你其实根本不想告吧?”

一切又转回老问题——也是整件事中,洛拾意最被诟病的点——读者凭什么不能排雷?读者花了钱买了文,难道不能提出自己阅读时感到不适的地方吗?

小猫向记者展示了四个不同的读者ID,这也是她们想起诉的四个人,“就是他们说排雷不算辱骂,但有人连订阅都没有,这怎么能叫排雷?”由于晋江根据读者ID可以查到读者专栏,她并没有在微博公开这四个账号。

7月15日下午,有网友扒出小猫所指的四个排雷ID中的三个,其中一人是言语辱骂,两人属正常评论。而唯一涉及到言语辱骂的ID,其订阅数和订阅率极低,不像正版读者,网友怀疑是专门用来泼别人脏水的小号。

小猫和洛拾意的微博评论区的风向也变了——有人质疑她们是“演戏翻车”,还有人认为,总共没几条评论,也并不涉及极端语言,“你都找不出骂得难听的,还好意思说有人网暴你?”

有账号在论坛上拱火,有作者账号甚至发帖称“想要捅死读者”,陆续有读者受到影响,产生了负面情绪,据网友“西格蒙德_Sigmud”统计,截至7月15日晚,论坛共有6位读者发帖称自己有轻生行动。晋江方面确认了这一事实,并告诉深一度记者,6位发表轻生言论的读者,其中一位展示了抗抑郁类药品,还有一位展示了手腕部红痕,网站发现情况后对读者进行安抚并报警,后确认用户未发生不可挽回的情况。

7月16日,晋江以"防止不健康的情绪蔓延"为由,关闭了“读书心得区”和“碧水江汀”两个论坛。“目前网站内部正在讨论版块重新开放所需的安全、平和的管理制度,如果始终没找到一个好的制度,可能就不开放了。”晋江在接受深一度采访时称。

新规

“碧水江汀”论坛和主站“晋江原创网”同年诞生,是晋江作者的长期驻扎地,也是晋江的特色之一。“读书心得区”则为方便读者之间讨论交流而开设。起初,晋江希望通过论坛给读者和作者们更自由的言论空间,但由于论坛的前台匿名属性以及长期缺乏有效管理,言论恶意有时会被放大,因此,也有很多人认为“晋江就是在养蛊”。

7月12日晚,晋江文学城站长、CEO黄艳明在碧水论坛上向作者和用户致歉,称“对于文章评论,我站的一贯原则都是支持理性批评,尽量克制排雷……今天的事件,很大的问题在于我们没能更早一点上线全部功能,没能更早一点与大家达成共识,没能有效隔离相性不同爱好不同的人群。”但这段致歉并未取得作者和读者的谅解。

这段时间,晋江作者潇湘碧水在作者群中持续发言,要求官方给出说法和有关评论区、论坛规范的具体解决措施,这也是她和大部分作者、读者们一直在要求的,比如双向拉黑功能、只有阅读或消费该章节后才能评论……但晋江始终未有正面回复。

与起点、纵横等平台能提供永久禁言和拉黑的功能相比,晋江作者只能通过投诉,由管理员删掉文章评论区的恶意评论。有作者难以处理刷屏评论,只能考虑自行关闭全部评论区,不少作者都曾有被持续恶评、辱骂的遭遇。

不少读者认为,这次事件中,晋江作为平台方,始终持“隐身”态度,持续删封论坛读者的质疑言论,对网络暴力、作者及读者自杀的真实性也几乎没有查验和声明,同样让他们感到了正版读者权利的被剥夺。

读者朵珊告诉记者,“排雷本身就是在网文圈约定俗成的形式,有些作者卡V、水字数、无故断更,有些作者文案诈骗、情节拖沓、人物塑造单薄,作为消费者,对自己感到不适的地方,为什么不能评价?”

“我们一直在要求晋江官方对洛拾意是否假自杀、是否遭到网暴给出回应,但是他们只是在删帖、删帖,读者称要自杀后,别人取得联系并报平安的帖子也被删了,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删的必要。”朵珊说。

北京颖周律所律师郑洪涛表示,读者享有言论自由的权利,但如果超出限度,捏造事实、没有任何理由的诽谤谩骂,轻则构成民事侵权,重则构成侮辱诽谤。对于洛拾意自杀一事,则需要根据读者们的具体发言来判断民事侵权的程度。而晋江作为平台方,其自身的法定监管职责,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推卸。

7月16日,晋江更新新规:“作者可以无理由删除正2分评论,改为作者可删除任意评论,但必须选择已由系统预设好的删评理由。”对此,许多读者认为这完全不合理,当作者有抄袭、恶意卡V等行为时,新规成了消除一切差评的工具,正常读者无法发声,会让更多人选择盗文。

“依据评论制度,作者可以删评,读者也可以投诉恢复。”晋江在回复深一度的采访时指出,“排雷和负面评价是两回事,负面评价是理性批评,是指出文章哪里有问题;而排雷往往是对某个类型某个题材某种创作手法的否定。我们旗帜鲜明的支持前者,但反对后者。因为如果读者遇到自己的‘雷’只是不看还好,但是大家互相交流,彼此交叉覆盖求‘避雷合集’,让‘雷’的覆盖范围越变越大,作者可创作的题材范围就会越来越小。”

小猫把自己和洛拾意的微博、晋江账号都交给了警方和律师,由他们来调查取证。小猫觉得洛拾意并不脆弱,只是这一次,生存的压力真的压垮了她。

眼下,洛拾意仍陷在事业停顿与情绪崩溃的双重漩涡里。从17日起,她开始躲着小猫自残;19日,她短暂地振作过;但7月21日下午,她再度崩溃并服用了20多粒药物胶囊,被小猫发现后再次送进医院。

这些日子小猫很少合眼,其他朋友还有工作,只能由她来照顾洛拾意,她忙得脚不沾地,日常更新也被迫中断。“我得先保证洛拾意活着。”小猫说。

相关推荐
网友评论
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  
匿名发表
商机推荐更多»
    SQL Error: select id,classid,ttid,onclick,plnum,totaldown,newspath,filename,userid,username,firsttitle,isgood,ispic,istop,isqf,ismember,isurl,truetime,lastdotime,havehtml,groupid,userfen,titlefont,titleurl,stb,fstb,restb,keyboard,eckuid,title,ftitle,newstime,titlepic,smalltext,writer,diggtop from ***_ecms_news where (classid='566') and (id in (,,,,,,))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SQL Error: select id,classid,ttid,onclick,plnum,totaldown,newspath,filename,userid,username,firsttitle,isgood,ispic,istop,isqf,ismember,isurl,truetime,lastdotime,havehtml,groupid,userfen,titlefont,titleurl,stb,fstb,restb,keyboard,eckuid,title,ftitle,newstime,titlepic,smalltext,writer,diggtop from ***_ecms_news where (classid='566') and (id in (,,,,,,))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,6
    SQL Error: select id,classid,ttid,onclick,plnum,totaldown,newspath,filename,userid,username,firsttitle,isgood,ispic,istop,isqf,ismember,isurl,truetime,lastdotime,havehtml,groupid,userfen,titlefont,titleurl,stb,fstb,restb,keyboard,eckuid,title,ftitle,newstime,titlepic,smalltext,writer,diggtop from ***_ecms_news where (classid='566') and (id in (,,,,,,))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SQL Error: select id,classid,ttid,onclick,plnum,totaldown,newspath,filename,userid,username,firsttitle,isgood,ispic,istop,isqf,ismember,isurl,truetime,lastdotime,havehtml,groupid,userfen,titlefont,titleurl,stb,fstb,restb,keyboard,eckuid,title,ftitle,newstime,titlepic,smalltext,writer,diggtop from ***_ecms_news where (classid='566') and (id in (,,,,,,))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,6